署名文章:新時(shí)代反“獨”促統的法治利劍

中山大學(xué)港澳臺研究中心教授、副主任伍俐斌

 

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、國家安全部、司法部聯(lián)合發(fā)布了《關(guān)于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分裂國家、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(jiàn)》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,為依法打擊“臺獨”分裂行徑、懲治頑固“臺獨”分子再添新的規范指引,也進(jìn)一步充實(shí)了反“獨”促統的法律工具箱,是貫徹落實(shí)習近平法治思想和新時(shí)代黨解決臺灣問(wèn)題的總體方略的又一重大措施,影響深遠、意義重大。

 

從具體內容來(lái)看,《意見(jiàn)》呈現出諸多積極特征,為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及其分裂行徑提供科學(xué)合理的法治保障。其一,條文內容清晰明確,實(shí)踐性強?!兑庖?jiàn)》以反分裂國家法、刑法、刑事訴訟法的既有規定為基礎,全面系統地規定了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分裂國家、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犯罪的法定情形、定罪量刑標準和刑事司法程序,列明了“臺獨”頑固分子“分裂國家”“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”的具體表現,明確了對于“首要分子”“罪行重大”“積極參加”等定罪量刑關(guān)鍵要素的認定標準,針對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從抓捕到審判做出各階段司法程序安排,為人民法院、人民檢察院、公安機關(guān)、國家安全機關(guān)和司法行政機關(guān)依法懲處“臺獨”頑固分子提供了明確、具體、可操作的規范指引。其二,有的放矢、寬嚴相濟,合理兼顧了反“獨”與促統。一方面,《意見(jiàn)》對于“臺獨”頑固分子規定了“終身追責”“缺席審判”等專(zhuān)門(mén)制度安排,對于“危害特別嚴重、情節特別惡劣的”頑固分子明確規定“可以判處死刑”,展現出從嚴懲處“臺獨”頑固分子的反“獨”立場(chǎng)。另一方面,《意見(jiàn)》從標題到內容,都明確將懲治的對象限定為“臺獨”頑固分子,將懲治的行為限定為“分裂國家犯罪”“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犯罪”,打擊范圍清晰明確,針對性強;即便對于“臺獨”頑固分子,《意見(jiàn)》也酌情給予悔過(guò)機會(huì ),只要其有自愿如實(shí)供述罪行、主動(dòng)放棄“臺獨”立場(chǎng)、不再實(shí)施分裂活動(dòng)、采取措施減輕危害后果等情節,就可以依法獲得從寬處理乃至撤銷(xiāo)案件或不起訴,充分展現出促統誠意。其三,厲行法治,充分保障犯罪嫌疑人、被告人訴訟權利?!兑庖?jiàn)》專(zhuān)門(mén)設置了“正確適用程序”部分,對正確適用司法程序追究“臺獨”頑固分子責任進(jìn)行專(zhuān)門(mén)規定,并且高度重視程序正義,確認和強調了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在刑事司法程序中的辯護權、上訴權等訴訟權利。

 

《意見(jiàn)》的發(fā)布實(shí)施至少有如下三方面意義。其一,展現大陸反“獨”促統的堅定決心,為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提供新的規范依據。早在2022年,中共中央臺辦發(fā)言人受權就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發(fā)表談話(huà),指出依據憲法、反分裂國家法、刑法等法律法規,要對以身試法的“臺獨”頑固分子予以刑事懲處?!兑庖?jiàn)》的出臺是對上述談話(huà)內容的進(jìn)一步“法律化”,為刑事懲處的實(shí)施主體、具體方式、司法程序等提供了新的、更為細化的規范依據。其二,回應近段時(shí)間來(lái)“臺獨”分子的分裂言行,以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打擊“臺獨”勢力囂張氣焰。2024年5月20日,賴(lài)清德發(fā)表了荒謬且危險的所謂“就職演說(shuō)”,公然宣揚“兩國論”、鼓吹“臺獨”,島內外“臺獨”分子也隨之興風(fēng)作浪、荒謬言行頻出。針對此股“臺獨”逆流,大陸已先后采取了舉行“聯(lián)合利劍-2024A”軍事演習、進(jìn)一步中止ECFA部分產(chǎn)品關(guān)稅減讓等措施,《意見(jiàn)》的發(fā)布也是對這股“臺獨”逆流的有力回應,有助于打擊“臺獨”勢力的囂張氣焰。其三,表明對“臺獨”頑固分子的追責懲處將進(jìn)入法治化、刑事化、常態(tài)化的新階段,有助于進(jìn)一步推動(dòng)新時(shí)代反“獨”促統事業(yè)。中共中央臺辦曾于2021年和2022年公布、調整“臺獨”頑固分子清單并宣布了若干懲戒措施,但主要仍是以行政手段來(lái)懲處“臺獨”頑固分子?!兑庖?jiàn)》作為具有約束力的司法解釋性質(zhì)文件,聚焦于更為剛性、力度更強的刑事司法手段,無(wú)疑將會(huì )使對“臺獨”頑固分子的懲處進(jìn)入法治化、刑事化、常態(tài)化的新階段,有利于進(jìn)一步震懾“臺獨”頑固分子、推動(dòng)新時(shí)代反“獨”促統事業(yè)。

標簽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