兩岸觀(guān)|Observe

從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慶余年》和《歌手2024》說(shuō)開(kāi)來(lái)

我是臺灣屏東囝仔邱慶齡,別人都叫我“樂(lè )導”。曾就讀于臺北商業(yè)大學(xué),主攻企業(yè)管理專(zhuān)業(yè)的我,畢業(yè)后選擇一腳踏入媒體圈。我的工作從助理到節目導演、總監、總導演,10多年之間,我幾乎在臺灣各大電視臺都工作過(guò)。在萎縮的市場(chǎng)下,難以施展才干的我經(jīng)由前輩介紹開(kāi)啟了我的“登陸”發(fā)展,那是2011年,我才30歲。

 

從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慶余年》和《歌手2024》說(shuō)開(kāi)來(lái)

 

作者邱慶齡參加第二十二屆海峽青年論壇時(shí)的留影

 

為何從臺灣電視臺的穩定工作選擇跨海來(lái)大陸發(fā)展,說(shuō)起來(lái)這也是蠻有緣份,甚至可以用“一見(jiàn)鐘情”來(lái)形容。這一切機緣巧合來(lái)自于大陸綜藝節目《中國好聲音》,那時(shí)任職于臺灣一家電視臺的我看到公司引進(jìn)了這個(gè)節目,然而就是這個(gè)大陸綜藝節目直接讓我感受到了大大的震撼。比起臺灣綜藝節目小而美的型態(tài),大陸的綜藝節目彷彿就像一部“大片”,這是臺灣無(wú)法比擬的。也因為與《中國好聲音》的“一見(jiàn)鐘情”,讓我下定決心來(lái)到大陸發(fā)展。

 

在大陸同行的推薦下,我去了湖南衛視,作過(guò)助理、扛過(guò)攝影機、當過(guò)副導演,后來(lái)又從湖南衛視轉戰東南衛視、海峽衛視等各個(gè)電視臺。我先后駐足廣東、湖南、福建、浙江、北京、上海,參與過(guò)《快樂(lè )男聲》《生活接力棒》《來(lái)吧冠軍》《十二道鋒味》《青春旅社》《向往的生活》《真武魂》等節目的制作。有了這些經(jīng)歷和經(jīng)驗,我成立了自己的傳媒公司。2018年,我決定長(cháng)駐上海。我和同業(yè)合伙人還創(chuàng )辦了影視公司,并和多位明星藝人在全國各地打造明星健身俱樂(lè )部。

 

從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慶余年》和《歌手2024》說(shuō)開(kāi)來(lái)

 

本文作者在海峽衛視工作時(shí)的舊照

 

最近,兩個(gè)文化現象引起了我對兩岸傳媒產(chǎn)業(yè)差異的深入思考:

 

一是,《慶余年》《繁花》等超級好看的大陸電視劇火到了臺灣,得到了廣大臺灣觀(guān)眾的喜愛(ài)與追捧。大陸電視劇在臺灣火爆是因為兩岸文化同源、人心相通。在同一部劇上,兩岸同胞感受到了同樣的情感共鳴,看到了同樣的人生百態(tài)。這些電視劇用溫暖的故事和精彩的表演,打動(dòng)了臺灣觀(guān)眾的心。這些電視劇的忠實(shí)觀(guān)眾不僅僅有臺灣青年、學(xué)生、上班族,中年人甚至還有老年人。據我臺灣電視臺的記者朋友透露,臺灣很多的電視頻道和網(wǎng)站在娛樂(lè )版塊增加了大陸電視劇和大陸相關(guān)綜藝娛樂(lè )節目資訊后,收看率、點(diǎn)擊率大幅提升。

 

另一件事是,隨著(zhù)《歌手2024》的開(kāi)播,誰(shuí)能想到,這個(gè)湖南衛視做到第九季的綜藝節目,時(shí)隔三年再次重啟竟然還能掀起全網(wǎng)討論,霸屏熱搜榜。我推薦了我的好朋友、來(lái)自寶島臺灣的歌手黃宣參加了這節目。在第2期節目中,他用一首《獨上C樓》來(lái)展現那份灑脫,而在第3期節目中,他又自彈自唱了蔡健雅的代表作《思念》,將對心愛(ài)之人的想念娓娓道來(lái),盡顯柔情。才華滿(mǎn)滿(mǎn)的黃宣身上有著(zhù)非常強烈的反差感,這使得他圈粉無(wú)數。

 

從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慶余年》和《歌手2024》說(shuō)開(kāi)來(lái)

 

本文作者(左一)在兩岸交流活動(dòng)中擔任主持

 

大陸具有很大的吸引力。在臺灣當導演,可能一年只能做一到兩檔自制節目,而在大陸,一年就可以接觸到七到八檔節目,明顯能學(xué)到更多東西,成長(cháng)更快。另外,大陸市場(chǎng)的發(fā)展空間也越來(lái)越大,大陸節目的規模質(zhì)量也非常高,很多甚至是動(dòng)用電影級的拍攝技術(shù)和設備。還有大陸電視劇劇組分工細致,人員也更加專(zhuān)業(yè),播放平臺除了電視端,大陸的網(wǎng)絡(luò )視頻平臺更加蓬勃興旺。

 

通過(guò)電視劇、電影和音樂(lè )等文化產(chǎn)品的交流,兩岸民眾能更深入地理解對方的生活方式、價(jià)值觀(guān)念和文化特性。這種文化的互動(dòng)在無(wú)形中搭建起了一座情感的橋梁,使兩岸人民能夠在共同的文化認同中找到歸屬感和認同感。相信在未來(lái),我們會(huì )看到更多的好劇、好音樂(lè )、好綜藝作品在兩岸進(jìn)行交流,讓兩岸關(guān)系更加緊密,讓兩岸同胞心更近、情更濃。(作者并供圖:邱慶齡)

煽動(dòng)兩岸經(jīng)濟“脫鉤斷鏈”,只會(huì )損害臺灣企業(yè)和民眾利益

2024-06-06

賴(lài)清德上任不足二十天,已經(jīng)遭遇大陸強勢遏制“臺獨”兩連擊:一是圍島軍演給予島內“臺獨”分裂勢力當頭棒喝,充分顯示出大陸鐵腕遏制“臺獨”的堅定決心與壓倒性實(shí)力,正如中國國防部長(cháng)董軍所言,我們對待“臺獨”武裝就像甕中捉鱉;二是5月30日,大陸在經(jīng)濟領(lǐng)域出手,國務(wù)院關(guān)稅稅則委員會(huì )發(fā)布公告,決定自2024年6月15日起,對原產(chǎn)于臺灣地區的134個(gè)稅目進(jìn)口產(chǎn)品,中止適用《海峽兩岸經(jīng)濟合作框架協(xié)議》(ECFA)協(xié)定稅率。

 

煽動(dòng)兩岸經(jīng)濟“脫鉤斷鏈”,只會(huì )損害臺灣企業(yè)和民眾利益

 

ECFA是兩岸雙方在“九二共識”的共同政治基礎上簽署的,實(shí)施中如產(chǎn)生問(wèn)題可通過(guò)兩岸協(xié)商予以妥善解決。但民進(jìn)黨當局頑固堅持“臺獨”立場(chǎng),拒不承認“九二共識”,大肆宣揚“臺獨”分裂謬論,煽動(dòng)兩岸對立對抗和經(jīng)濟“脫鉤斷鏈”,嚴重破壞兩岸協(xié)商和ECFA實(shí)施的基礎,是大陸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不得不進(jìn)一步中止ECFA部分產(chǎn)品關(guān)稅減讓的根本原因。搞“臺獨”就沒(méi)有和平,就沒(méi)有發(fā)展,只會(huì )“禍臺”“害臺”,只會(huì )讓臺灣企業(yè)、民眾利益受損。

 

中止ECFA部分項目關(guān)稅減讓震動(dòng)島內,臺灣在野政治人物和工商界都憂(yōu)心忡忡,直言ECFA對臺灣出口尤其是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出口極為重要,不及時(shí)處理將嚴重影響臺灣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前景,要求民進(jìn)黨當局必須及時(shí)釋出善意、減少挑釁,盡快與大陸對話(huà)協(xié)商。民進(jìn)黨當局及其相關(guān)人士仍嘴硬聲稱(chēng)影響有限,稱(chēng)ECFA項目關(guān)稅減讓覆蓋面不大,占臺灣總體出口比重很小,強調以高科技產(chǎn)品為主的臺灣出口不會(huì )受到太大影響。

 

事實(shí)上,臺灣是一個(gè)典型的“外向型淺碟”經(jīng)濟體,經(jīng)濟增長(cháng)高度依賴(lài)“境外凈需求”(出口減去進(jìn)口)帶動(dòng)。兩岸貿易至關(guān)重要,若臺灣喪失了對大陸貿易的巨額順差,將陷入貿易赤字、經(jīng)濟發(fā)展停滯的巨大困境。

 

煽動(dòng)兩岸經(jīng)濟“脫鉤斷鏈”,只會(huì )損害臺灣企業(yè)和民眾利益

 

而對臺灣經(jīng)濟更為緊迫的是,如果兩岸關(guān)系持續惡化,臺灣傳統產(chǎn)業(yè)恐遭遇更大困境。一方面,沒(méi)有大陸的實(shí)質(zhì)支持,臺灣就難以參與區域經(jīng)濟合作,就無(wú)法獲得最關(guān)鍵的關(guān)稅減免與市場(chǎng)準入。事實(shí)上,臺灣無(wú)法參與《區域全面經(jīng)濟伙伴關(guān)系協(xié)定》(RCEP)已經(jīng)對其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出口產(chǎn)生了嚴重影響,相當多中小企業(yè)面臨要么丟失市場(chǎng)要么外移的艱困局面。另一方面,相較于兩岸簽署ECFA的2010年,當前兩岸產(chǎn)業(yè)競爭力已發(fā)生巨大變化,臺灣相當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相較于大陸已無(wú)競爭力。若兩岸經(jīng)濟無(wú)法深度融合,兩岸產(chǎn)業(yè)布局不能按照市場(chǎng)規律與比較優(yōu)勢原則進(jìn)行優(yōu)化布局,臺灣很多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將不得不面臨殘酷的擠壓甚至是替代。

 

但若民進(jìn)黨當局置臺灣傳統產(chǎn)業(yè)于不顧,并極力推動(dòng)臺灣部分高科技產(chǎn)業(yè)倒向歐美,那只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加速臺灣經(jīng)濟產(chǎn)業(yè)的畸形化。畢竟臺灣高科技產(chǎn)業(yè)就業(yè)惠及面太窄,島內絕大多數勞動(dòng)者仍然集中在傳統產(chǎn)業(yè)及服務(wù)業(yè)。這種畸形的經(jīng)濟產(chǎn)業(yè)結構不僅更為脆弱,也會(huì )使得島內貧富差距更大、社會(huì )矛盾更尖銳。島內多數學(xué)者反復強調,穩定兩岸關(guān)系是改善臺灣投資環(huán)境、保持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首要條件,臺灣產(chǎn)業(yè)發(fā)展必須以?xún)砂逗推綖榛A,期待兩岸經(jīng)貿關(guān)系回歸互利雙贏(yíng)的正常狀態(tài)。

 

賴(lài)清德上臺伊始,拒不承認“九二共識”,大肆宣揚“臺獨”分裂謬論,發(fā)出謀“獨”挑釁的危險信號。對此,我們決不容忍、決不姑息,決不聽(tīng)之任之,必須反制,必須懲戒。挑釁愈甚,反制愈烈。但大陸始終尊重、關(guān)愛(ài)、造福臺灣同胞,始終對促進(jìn)兩岸經(jīng)濟交流合作持積極態(tài)度。未來(lái),大陸仍將繼續堅持強力遏制“臺獨”,并與柔性“促融”相結合,一方面對“臺獨”分裂勢力進(jìn)行更精準更強力打擊,另一方面仍會(huì )加大力度促進(jìn)兩岸經(jīng)濟領(lǐng)域的融合發(fā)展,為臺胞臺企提供更多同等待遇,持續深化兩岸融合發(fā)展。(作者:李牧野)

展開(kāi)全文

“出圈”的文化節目給媒體融合帶來(lái)啟示

2021-02-19

作者:梁君?。ㄇ迦A大學(xué)新聞與傳播學(xué)院副教授)

 

如果要問(wèn)春節期間有哪些文化節目迅猛“出圈”,央視推出的節目《典籍里的中國》和河南春晚的舞蹈《唐宮夜宴》應該是榜上有名的。一眾“自來(lái)水”不吝嗇點(diǎn)贊和轉發(fā),在年節期間掀起一波傳統文化的傳播熱潮,也展示出視聽(tīng)精品內容促進(jìn)傳統文化傳承創(chuàng )新的巨大力量。

 

《典籍里的中國》開(kāi)創(chuàng )性地利用“戲劇+影視+文化訪(fǎng)談”的形式,集中了各方面的精兵強將,在第一期中為我們展示了典籍《尚書(shū)》的精華。伏生等歷史人物故事的跨時(shí)空講述,充分發(fā)揮了舞臺藝術(shù)的創(chuàng )新潛質(zhì),使艱澀難讀的傳統典籍通過(guò)舞臺演繹完成了當代表達。

 

河南春晚的舞蹈《唐宮夜宴》雖然表演時(shí)長(cháng)不足5分鐘,但處處體現出藝術(shù)的匠心和創(chuàng )新的轉化。舞蹈以唐代女樂(lè )官進(jìn)入皇宮進(jìn)行宴樂(lè )表演為基本情節,舞臺設計與電視轉播借助高科技手段為穿越時(shí)空的舞者提供了讓人沉浸和震撼的背景環(huán)境。節目的大多數要素,如妝容、服飾、舞姿、背景的設計靈感,均來(lái)自千年之前的那個(gè)傳奇時(shí)代。而當代舞者的一顰一笑,則讓凝重變得靈動(dòng)、讓傳統融入當下。

 

這些節目何以流行甚至“出圈”?它們?yōu)橐暵?tīng)創(chuàng )作和傳統文化傳承發(fā)展提供了哪些路徑啟示?這些問(wèn)題不該被輕輕滑過(guò)。

 

得到青年群體的共鳴與認可,一直是當代文化工作者的創(chuàng )作命題。這些節目在進(jìn)行形態(tài)創(chuàng )意和主題設置時(shí),都瞄準了當代主流觀(guān)眾尤其是青年群體的需求。它們充分運用年輕人喜聞樂(lè )見(jiàn)的萌、趣、情、識營(yíng)造共情體驗和藝術(shù)共鳴,并創(chuàng )新舞臺表現手段,將傳統元素與當代視角相結合,從而呼應了當代年輕人關(guān)心的情感話(huà)題和美學(xué)話(huà)題?!兜浼锏闹袊肺枧_上,伏生對于妻子的懷念和對戰火逃生的追憶,不僅是簡(jiǎn)單的史實(shí)描述,還可以感受到試圖聯(lián)通古今情感與價(jià)值觀(guān)表達的努力。當這些視聽(tīng)內容得到青年群體的喜愛(ài)和認可后,他們會(huì )主動(dòng)分享與點(diǎn)贊,為傳統文化注入傳播能量。

 

要承認,《唐宮夜宴》的驚艷和“伏生護書(shū)”的動(dòng)情,離不開(kāi)技術(shù)的支撐。多場(chǎng)景變換和舞美設計等舞臺創(chuàng )新,以及虛擬現實(shí)、增強現實(shí)等數字“黑科技”,讓古今對話(huà)成為可能,讓“戲劇+影視化”的表現方法有了物質(zhì)基礎,也讓時(shí)空的穿透力變得真實(shí)可感。短視頻和社交平臺等傳播領(lǐng)域的新技術(shù)也推動(dòng)著(zhù)精品節目以更快的速度、更強的力度在當下的社會(huì )場(chǎng)域中迅速傳播并維持熱度。

 

我們可以看到,大屏和小屏的融合與互動(dòng),讓各自的優(yōu)勢得以充分發(fā)揮:短視頻成為“出圈”的勝負手,傳統電視節目中需要針對短視頻專(zhuān)門(mén)設計動(dòng)情點(diǎn)和傳播點(diǎn);而長(cháng)視頻則具有完整的知識信息和多元的表達空間,適合集體觀(guān)看。主動(dòng)擁抱技術(shù)變革,將新技術(shù)納入創(chuàng )意視野,是文化創(chuàng )新的必由之路。

 

近年來(lái),網(wǎng)絡(luò )平臺高頻度推出各類(lèi)綜藝,且風(fēng)頭一直不減,對傳統媒體來(lái)說(shuō)確實(shí)構成不小的壓力。值得欣慰的是,傳統媒體也不乏讓觀(guān)眾眼前一亮的精品力作。這啟示我們,在媒介融合的語(yǔ)境下,雖然在技術(shù)革新和資本運作方面,傳統媒體或無(wú)法走在市場(chǎng)化媒體的前面,但精品視聽(tīng)內容正是傳統主流媒體轉型為新型主流媒體的重要憑借。事實(shí)說(shuō)明,新的傳播技術(shù)和新的傳播平臺可以拉平起跑線(xiàn),平衡不同機構之間的既有優(yōu)劣勢。只要積極進(jìn)取、銳意創(chuàng )新,把握文化傳承發(fā)展的轉化規律,那么,傳統媒體就仍有機會(huì )在移動(dòng)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新舞臺上大放異彩。

展開(kāi)全文

期待已久!總臺大劇《繁花》即將上線(xiàn)香港

2024-05-21

期待已久!總臺大劇《繁花》即將上線(xiàn)香港

 

總臺大劇《繁花》即將于6月3日在TVB翡翠臺播出,并提供普通話(huà)及滬語(yǔ)兩種版本供觀(guān)眾選擇,該臺也成為《繁花》在內地以外全球地區電視平臺首播的第一站。

 

期待已久!總臺大劇《繁花》即將上線(xiàn)香港

 

電視劇《繁花》改編自上海作家金宇澄獲“五個(gè)一工程”獎及茅盾文學(xué)獎的同名小說(shuō),由王家衛執導,聚焦改革開(kāi)放初期的上海,講述了以青年阿寶(寶總)為代表的小人物,抓住機遇、施展才華、改寫(xiě)命運、自我成長(cháng)的故事。

 

在上海出生、在香港成長(cháng)的王家衛,對上海情有獨鐘。在《繁花》里,王家衛用地地道道的“上海味道”闡釋著(zhù)具有標志意味的王家衛風(fēng)格——浪漫、優(yōu)雅、低調、疏離與碎片化。在他看來(lái),“劇集《繁花》介紹的是時(shí)代,因為我們的故事講的是一無(wú)所有的阿寶,如何在短短十年成為叱咤風(fēng)云的寶總。除了個(gè)人奮斗,他需要時(shí)代的加持”。

 

王家衛曾在劇集花絮中說(shuō):“也許觀(guān)眾在看我們劇的時(shí)候,會(huì )認為某些場(chǎng)面太過(guò)繁華了。那是因為我們要還原的是當時(shí)人、當時(shí)的感受。我第一次走進(jìn)我們的黃河路的時(shí)候,我體會(huì )到什么叫‘雙城記’:在我以前的電影里,我在香港看到了上海;在這劇里,我在上??吹搅讼愀?。”

 

除了王家衛,《繁花》臺前幕后有不少香港團隊,包括擔任視覺(jué)總監的鮑德熹、負責原創(chuàng )音樂(lè )的陳勛奇、造型指導陳顧方等,都是出身于香港的影視界精英。

 

期待已久!總臺大劇《繁花》即將上線(xiàn)香港

 

被譽(yù)為“2024年必追劇”的《繁花》,播出后引發(fā)海峽兩岸暨香港地區觀(guān)眾廣泛的情感共鳴和文化認同。此外,該劇還獲得了多項大獎。在CMG第二屆中國電視劇年度盛典,“十年磨一劍”的《繁花》將備受矚目的“年度大劇”榮譽(yù)收入囊中,此外其還在《劇耀東方·2024電視劇品質(zhì)盛典》獲評“年度品質(zhì)榜樣劇作”等。

 

期待

《繁花》在香港綻放

展開(kāi)全文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2024-04-03

清明,這一中華民族的傳統節日,承載著(zhù)人們對逝去親人的無(wú)盡哀思與緬懷,深深地烙刻著(zhù)人們對親情、家鄉與傳統的眷戀。清明節在大陸與臺灣均有著(zhù)舉足輕重的地位。然而,隨著(zhù)社會(huì )的變遷,人們或許不再局限于清明節這一特定的日子進(jìn)行祭拜,而是選擇在節日前后,或是家族成員能夠共同參與的時(shí)間前往。全球化時(shí)代,有的家族成員甚至分布在世界各地。但無(wú)論距離多遠,都無(wú)法阻隔親人們彼此間的深深思念。

 

身為臺北人的我,祖籍在浙江龍泉。我的爺爺,一位黃埔軍校第六期的畢業(yè)生,于1949年遷往臺灣,自此海峽相隔,再未踏足故鄉。他在龍泉留下的家庭與親人,也因時(shí)代的變遷而斷了聯(lián)絡(luò )。在我出生前,爺爺已離世,葬于臺北陽(yáng)明山,因此我對爺爺、浙江乃至大陸的了解相當有限。家中那幾把從爺爺老家龍泉帶來(lái)的“龍泉寶劍”,成為我與大陸聯(lián)接的微弱紐帶。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 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本文作者爺爺的老照片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作者臺北家中的龍泉寶劍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作者臺北家中的龍泉寶劍劍柄處特寫(xiě)

 

直至2010年,我首次踏上大陸的土地,參加上海世博會(huì )。這次經(jīng)歷讓我對大陸產(chǎn)生了強烈的好奇心與全新的認識。上海的魔力與魅力深深吸引了我,使我心生向往,希望有機會(huì )能在上海學(xué)習、生活或工作。臺灣人對上海有著(zhù)一種特殊的情感,臺北與上海之間似乎存在著(zhù)一種“選擇性親近”,讓我自然而然地愛(ài)上了這座城市。

 

然而,當時(shí)的心愿并未立即實(shí)現。在上海參訪(fǎng)之行結束后,我返回臺灣,經(jīng)歷了大學(xué)畢業(yè)、研究所畢業(yè)、服兵役與參加工作后,2019年成為我人生的轉折點(diǎn)。我決定報考上海復旦大學(xué)讀博,希望完成學(xué)歷上的最后拼圖,跳出舒適圈,換一個(gè)生活和工作的環(huán)境。我渴望前往大陸學(xué)習,尋找發(fā)展機遇,走訪(fǎng)大江南北,用雙腳丈量大陸的土地,用雙眼飽覽美景。這標志著(zhù)我作為臺灣青年西進(jìn)新征程的開(kāi)始。

 

在上海生活的這些年里,我陸續參與了多場(chǎng)兩岸交流活動(dòng),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2023年4月初在浙江麗水舉辦的參訪(fǎng)活動(dòng)。爺爺的老家就位于麗水市下轄的龍泉市。能夠親身踏足爺爺的故鄉和他曾經(jīng)生活的土地,我內心充滿(mǎn)了激動(dòng)與期待。雖然初衷只是單純想走訪(fǎng)一下,感受爺爺老家的風(fēng)貌,但接下來(lái)的經(jīng)歷卻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

在與麗水市臺辦工作人員餐敘閑聊時(shí),我提及了爺爺是龍泉人且為黃埔第六期畢業(yè)生的事實(shí),但因兩岸歷史的原因,我們與老家失去了聯(lián)系。令我驚訝的是,麗水市臺辦人員立即展開(kāi)工作,協(xié)調了龍泉市臺辦,龍泉市臺辦工作人員前往檔案館查找相關(guān)資料。他們認為,作為黃埔軍校的學(xué)生,一定有相關(guān)資料可循,一定能夠找到老家的地址與家人。他們承諾,這次來(lái)麗水一定要讓我尋親成功,因為兩岸本是一家人。

 

在當地臺辦人員的幫助下,不到兩天的時(shí)間,他們便從檔案館調取了相關(guān)資料,我成功找到了爺爺老家的親人,與此同時(shí)在他們的陪同下,我前往老家尋親。我見(jiàn)到了爺爺在龍泉的幾代后代,并通過(guò)視頻與臺北的父母進(jìn)行聯(lián)系,讓大家互相認識。這次尋親可以說(shuō)是完美成功。我不僅與大陸的親人建立了聯(lián)系,還加深了對自己祖籍地的了解與認同。至此,分隔兩地的親人重新建立了聯(lián)系。我還有一些在海外的親人,他們回大陸過(guò)年時(shí)先前往臺北的陽(yáng)明山祭拜了爺爺。麗水老家的親人表示也很想去臺北祭奠爺爺,并了解我們一家在臺北的生活狀況,雖然沒(méi)能到臺灣,但通過(guò)視頻的方式麗水的親人們也看到了爺爺靈骨塔塔位,完成了他們“想要到臺北看爺爺”的心愿。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本文作者(后排右二)回浙江尋親時(shí)與家人及當地臺辦人員合影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本文作者(后排中間)與麗水老家親人合影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作者的海外親人來(lái)臺灣時(shí)的合影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

 

作者的爺爺在臺北陽(yáng)明山的靈骨塔

 

清明時(shí)節倍思親。慎終追遠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,這不僅是對已故親人的思念,更是對我們中華文化傳統的尊重與傳承。兩岸之間充滿(mǎn)了各種悲歡離合的故事,我家的故事雖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個(gè),但卻是多年來(lái)兩岸關(guān)系的縮影。對于臺灣青年來(lái)說(shuō),找尋我們的根、認同自己的身份,具有深刻的意義和深遠的影響。兩岸同胞同根同源、同文同種,中華文化是兩岸同胞心靈的根脈和歸屬,期盼團圓是兩岸同胞的共同心愿,希望祖國完全統一的這一天早日到來(lái)。(作者并供圖:蔡孟軒)

 

 

 

展開(kāi)全文

臺灣寫(xiě)真:臺灣端午粽飄香

2024-06-10

“家母包的肉粽,在我心目中是‘全球第一’。這些粽子,料精選而味透,加上煮得夠爛,真是無(wú)與倫比。”6月10日逢農歷五月初五端午節,年近70歲的臺灣美食家朱振藩接受中新社記者采訪(fǎng)時(shí),飽含感情地回憶道。

 

端午到,粽飄香。過(guò)去,很多臺灣家庭和朱振藩家一樣,親手制作粽子:洗糯米、準備餡料、包裹粽葉、煮或蒸粽子。這一過(guò)程不僅是技藝傳承,更是一種情感交流。

 

據朱振藩介紹,臺灣的粽子種類(lèi)很多,包括從浙江湖州一帶傳入的湖州粽,從福建同安、泉州一帶傳入的閩南粽,以及從廣東潮州、汕頭等地傳入的蒸肉粽,此外還有裹肉粽及口味偏甜的江米粽等。目前,最受歡迎的,是被稱(chēng)為“南部粽”的煮肉粽和被稱(chēng)為“北部粽”的蒸肉粽;此外還流行堿粽,不少人喜歡在天氣炎熱時(shí)品嘗。

 

朱振藩的母親來(lái)自臺灣嘉義,父親來(lái)自江蘇。每逢端午,除了一定要吃包含上好五花肉、香菇等食材的粽子,他還會(huì )和家人一起“立蛋”,并把雞蛋換為咸鴨蛋。“我父親曾在江蘇高郵待過(guò),聽(tīng)說(shuō)端午正陽(yáng)的時(shí)候,陽(yáng)氣最旺的咸鴨蛋會(huì )立起來(lái),我們也玩過(guò),但好像我成功的概率不大。”他笑說(shuō)。

 

隨著(zhù)時(shí)代變化,如今臺灣很多家庭已不再自包粽子,人們更多地選擇去市場(chǎng)采買(mǎi)。朱振藩對家里最后一次包粽子的記憶,也停留在妹妹考大學(xué)之前。母親為了讓妹妹“一舉高中”,包了最后一次粽子。

 

不過(guò),臺灣社會(huì )仍重視端午節的情感表達。5月下旬,臺灣慈濟慈善事業(yè)基金會(huì )志工等約70人,三天內齊心協(xié)力包制了13000余顆粽子,民眾購買(mǎi)粽子所得款項均用于花蓮地震后續救助工作?;饡?huì )表示,希望傳遞關(guān)懷與溫暖,讓端午節的意義更加深遠。

 

粽香滿(mǎn)溢,善意滿(mǎn)載。林女士在慈濟慈善事業(yè)基金會(huì )的活動(dòng)上購買(mǎi)了粽子,她表示,端午節前夕這樣的活動(dòng)既讓她感受到節日氣氛,又能為花蓮賑災盡一份力,實(shí)在非常難得。

 

臺灣寫(xiě)真:臺灣端午粽飄香

5月18日起,臺灣慈濟慈善事業(yè)基金會(huì )志工在三天內齊心協(xié)力包制了13000余顆粽子,民眾購買(mǎi)粽子所得款項均用于花蓮地震后續救助工作。(臺灣慈濟慈善事業(yè)基金會(huì )供圖)

 

節日氛圍下,臺灣民眾也通過(guò)相互贈送粽子,表達美好祝愿。中新社記者近日在臺北、彰化等地看到,市面上的粽子種類(lèi)繁多,除了傳統市場(chǎng)上賣(mài)的煮肉粽、蒸肉粽、堿粽,有不少商家推出了各種新式粽子,包括冰淇淋口味的“冰粽”以及各種水果口味的粽子,并加入文化創(chuàng )意,希望吸引更多年輕人購買(mǎi)。

 

“年輕人會(huì )喜歡更多的花樣,但傳統的口味我們也在堅持。”在臺北經(jīng)營(yíng)一家粽子店的陳先生表示,時(shí)常到店里買(mǎi)粽子的客人以年紀稍長(cháng)的民眾為主,但端午節前后會(huì )迎來(lái)一波購買(mǎi)高峰,客人也會(huì )多樣化起來(lái)。

 

“粽子大家平時(shí)也會(huì )吃,但端午節是一定會(huì )吃。”陳先生表示,通過(guò)吃粽子、送粽子,體驗的是一種節日氛圍,更是一種對文化的傳承。

 

朱振藩對此更有體會(huì )。他回憶起20世紀70年代參加一場(chǎng)社會(huì )賢達的聚會(huì ),不只吃了粽子,還吃到了很多《楚辭》中提及的食物,大開(kāi)眼界。“那個(gè)時(shí)候過(guò)節的氣氛很濃,現在已有些淡了”,他說(shuō):“我還是希望,傳統文化能夠得到更好的傳承和保留。”

 

中新社臺北電 記者 張曉曦

展開(kāi)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