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際銳評|“菲律賓不是美國的朋友,只是美國的工具”

目前在東南亞地區,菲律賓是跟美國貼得最近的國家。但是它可能要糟心加失望了,因為近期一些外國前官員有關(guān)菲美關(guān)系的一席話(huà),給了天真的菲律賓政客一記重擊。

 

近日,馬來(lái)西亞前總理馬哈蒂爾在接受采訪(fǎng)時(shí),對美國在東南亞地區的角色發(fā)出質(zhì)疑。他說(shuō),美國不是南海域內國家,但它似乎很喜歡煽動(dòng)國家之間展開(kāi)對抗,甚至“引導”它們走向戰爭,就像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發(fā)生的那樣。因為一旦爆發(fā)戰爭,美國就可以對外兜售大量武器。

 

國際銳評|“菲律賓不是美國的朋友,只是美國的工具”

 

此外,幾位美國前官員在參加德國智庫席勒研究所日前舉辦的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時(shí),也就菲美關(guān)系和南海問(wèn)題向菲律賓發(fā)出警告。比如美國前參議員、退役上校理查德·布萊克提醒菲律賓冷靜評估,不要成為美國的工具,不要被好戰的美軍牽著(zhù)鼻子走卷入武裝沖突,因為這最終只會(huì )給菲律賓人民帶來(lái)災難。美國前國務(wù)卿鮑威爾的幕僚長(cháng)、退役上校勞倫斯·威爾克森也做了類(lèi)似發(fā)言。他建議菲律賓表現得成熟點(diǎn),“摒棄美國”。更有發(fā)言者指出,美國其實(shí)是在利用菲律賓為與中國的潛在沖突創(chuàng )造條件;菲律賓不是美國的朋友,只是美國的工具。

 

這些話(huà)對菲律賓來(lái)說(shuō)可謂字字誅心。但如果人們簡(jiǎn)單回顧下歷史,就會(huì )發(fā)現,上述美國人的“苦口婆心”還真是道出了菲美關(guān)系的本質(zhì)。

 

本世紀初,在菲律賓時(shí)任總統阿羅約當政時(shí)期,中菲關(guān)系迎來(lái)“黃金十年”,結果引發(fā)美國對菲律賓偏離傳統親美外交路線(xiàn)的擔憂(yōu)。2009年和2012年,美國奧巴馬政府先后提出“重返亞太”“亞太再平衡”戰略,對亞太地區給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視,而且把矛頭對準了中國。作為配合,美國在南海問(wèn)題上的立場(chǎng)開(kāi)始發(fā)生變化。盡管美國口頭上聲稱(chēng)在涉及南海島礁主權爭議問(wèn)題上保持中立,但在現實(shí)中“選邊站”,積極介入南海問(wèn)題并暗中給予南海主權聲索國相關(guān)援助,以增強它們與中國對抗的能力。2010年阿基諾三世執政后,中菲關(guān)系一落千丈,根本原因正是在美國的慫恿下兩國之間發(fā)生海洋爭端。

 

如果說(shuō)奧巴馬時(shí)期的亞太政策拉開(kāi)了中美競爭的序幕,那么最近兩屆美國政府則對中國發(fā)起了全面戰略競爭。特別是拜登政府執政后,美國重拾盟友關(guān)系,四處拉攏盟友對付中國。在此背景下,美國加大了對亞洲小伙伴菲律賓的政策攻勢,明目張膽地在南海問(wèn)題上拉偏架,攻擊中國對菲律賓“脅迫”,還一再表達對菲律賓的安全承諾,把菲律賓推到與中國對抗的前沿。

 

國際銳評|“菲律賓不是美國的朋友,只是美國的工具”

 

美國的“慷概”讓菲律賓感激涕零,但實(shí)際上,菲方在南海問(wèn)題和對華關(guān)系上犯了兩個(gè)根本性錯誤。第一,正如上述美國前官員所說(shuō)的那樣,美國外交政策的根本目的是維護在亞太地區和全球的霸權,為此需要遏制并打擊潛在的挑戰者。也就是說(shuō),美國卷入南海地區事務(wù),壓根不是為了菲美盟友關(guān)系或者對菲律賓的友誼,而是將菲律賓當作遏華政策的一個(gè)工具和棋子。既然是棋子,失去價(jià)值或者用完之后自然就可以?huà)仐墶?/p>

 

第二,對于像菲律賓這樣的國家來(lái)說(shuō),甘當域外大國追逐霸權的爪牙,主動(dòng)卷入與周邊鄰國的沖突,實(shí)際上是非常愚蠢的。菲律賓曾是美國殖民地。1991年菲律賓參議院通過(guò)法令結束了美在菲長(cháng)達近一個(gè)世紀的駐軍,但時(shí)至今日菲律賓一些人仍然對美國展現出一種“戀母情結”。這種心態(tài)導致菲律賓在對外事務(wù)上嚴重依賴(lài)美國?;蛘哒f(shuō),掌握菲律賓國家權力的政客,無(wú)視菲律賓真正的國家利益,公器私用,將菲律賓這片肥沃的土壤作為追逐私利的工具。這對菲律賓人民來(lái)說(shuō),是危險而可悲的。

 

(國際銳評評論員)

標簽:國際銳評